厦门夜生活论坛_厦门桑拿洗浴按摩论坛_厦门最好的夜生活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厦门夜生活 厦门夜生活 厦门夜生活 厦门夜生活
查看: 382|回复: 0

揭秘厦门人体模特的生活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9-2-16 09: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体上海外围模特,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职业。即使是正在从事这一职业的人,他们也避谈自己的感受、身世和未来。
12月13日,那个备受关注的“大胆女人”汤加丽面对记者如是说:“这就是艺术啊,每一处凸起、每一条沟坎都是一种极富表现力的语言……”
汤加丽,中国头号裸体模特
“汤加丽”已经变成一面旗帜,但这不是天生的,她是被打造出来的。
打造“汤加丽”的锐利武器,当然是“裸体模特”这四个字,这是谈论汤加丽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而且,是以艺术的名义脱光衣服,就必然具备了吸引眼球,并受到极大关注的可能。
而汤加丽做的正是:敢脱,并且用出书的方式公开脱。
12月13日,被称为“国内第一裸体模特”的汤加丽来南京了。眼前的她,高挑而消瘦,一脸的笑,却明显有些疲惫。
“还不是因为官司的事儿。”汤加丽第一本裸体写真集的摄影师,以侵犯其名誉权等理由将汤加丽告上法庭。“已经是二审了,判我败诉。”
汤加丽非常不服气:“要赔好多万呢,我肯定是要上诉的。”
同时,她也被这长达两三年的官司折腾得精疲力尽,这与她所说的初衷并不一样。
“拍裸体写真算是一种艺术行为吧。”一开始她也非常抵触,“跟大家一样,以前没接触过,也很害怕,第一反应是拒绝的。”
学了很多年舞蹈的汤加丽,强调自己原本是个很不自信的人,性格内向,甚至有些保守,平时穿衣服都不时尚。但在看到自己的裸体艺术照时,她被自己的身体震撼了。
“就像我写真的前言里说的,这就是艺术啊,每一处凸起、每一条沟坎都是一种极富表现力的语言,在生动地刻画出自身的形体结构的同时,还含蓄地传递出一种内在的精神意蕴。”汤加丽笑了起来,“其实,人了解自己往往是从身体开始的。我就是在那时发现了自己的优势,这个优势帮你建立的自信可以从身体延伸到很多方面。”
于是,汤加丽和她的裸体写真集横空出世。
而流言蜚语和不理解也接踵而来。“父母到现在都不同意我拍裸体写真,哎。”汤加丽脸上有深深的无奈。
汤加丽暂时还没有拍第三本裸体写真集的打算。“拍,或者不拍,我真的不能确定。当然,如果拍了,肯定要比前两本更加艺术。”对于这点,汤加丽比较坚持。
她还在坚持的,是明年上半年开设一家人体摄影工作室。“这早就在计划之中的。不是为我自己,是为了裸体写真这门艺术。”
面对面:致富的农民模特
67岁的胡沂汉(化名)一直很喜欢那本天蓝色封面的师生习作集。
所以,2007年12月15日上午,接受记者采访的胡老汉又一次将这个小册子展露于明媚的阳光之下。在这本被翻卷了边的画册里,主角都是他,一个瘦骨嶙峋的裸体老头。

他是一个人体模特,一个已在美术学院干了6年的人体模特。
第一节课穿反了裤子
12月14日上午,出现在美术学院油画系教室的胡沂汉特意带了一根红木拐杖。在接下来的4节素描课上,已快古稀之年的他必须如石像般站立3个小时,给一帮20岁出头的姑娘小伙儿做裸体模特。
正式上课前,授课老师认真地把拉严的窗帘检查一遍。日光灯下,胡沂汉已经站到画室中央那两个用粉笔圈定的脚印上,开始解扣宽衣——这份从容来之不易。6年前刚做人体模特时,胡老汉最先尝试的是半裸,结果第一节课就紧张得穿反了裤子。
不多时,一个精瘦的体就在人们面前完全袒露开来。佝偻的背、痕迹分明的肋骨以及刀刻般的。
10多个学生马上托着一人高的画架围上去。
画室里安静得只听见画笔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十多张年轻人的脸在画架边上探出探进,一丝一毫地打量着胡沂汉赤裸的身体。
胡老汉目不斜视,师生对他这样评价:领悟力强,肢体动作到位,而且敬业。
但他毕竟还是老了,每40分钟一次的休息,他都要披上一件白大褂坐在地上,小腿酸了就揉,困了就喝口咖啡或抽根烟。
4节课,3次休息,一个上午就这样结束了。
下课铃一响,迫不及待的学生来不及收拾现场就奔向了食堂。空荡荡的教室里,胡沂汉慢悠悠地穿上衣服,来到画架丛中,十多个跃然纸上的“自己”包围了他。胡沂汉逐一地看着,似懂非懂地眯眼点头,看看哪个画瘦了,哪个又画胖了……
他说,这种感觉挺好。
成了村中的致富典型
在成为人体模特之前,胡沂汉是山东烟台的一个标准农民,他种植高粱小麦,生了4个子女。子女们又为他带来3个孙子,5个孙女。
然而,人丁兴旺反而成为负担,到了1994年,胡沂汉一家全年收入也只有可怜的1000多元,同年秋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次鼠药中毒,更把这个家庭拖入债务的深渊。2001年春节过后,胡沂汉不顾反对独自离家打工。他一路靠乞讨南下,但在南京被招工骗子骗走仅有的300元后,胡沂汉陷入了绝境。
几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早上,一个背着画架的美院女学生在公园叫住了正在捡垃圾的胡沂汉,说请他做一回模特。胡沂汉问什么是“模特”。女孩说:“您坐着别动就行。”
但只过了不到10分钟,胡沂汉突然转身就跑,女孩追上去问怎么回事。胡沂汉吞吐着说,以前没照相机的时候,村里老人也这样找画匠画过,还挺贵的,他没这个钱。女孩笑了,塞给他20元,说这是报酬。
后来,女孩还塞给胡沂汉一张纸条,说他相貌独特,可以凭此到美术学院当个专职模特——就是刚才那个坐着不动就可以赚钱的美差。
胡沂汉当然去了,上岗后还住进了校园。由于轮廓线条好,画他的人越来越多。一天,一位姓陆的教授把他拉到一边,建议他可以尝试做“人体模特”,那样一个月可以有1000多块钱——相当于他们农村家里一年的收入。胡沂汉喜出望外,但聊了半天后才知道原来要光着身子的,他憋红了脸,走了。
思考了很久后,他还是扯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这是他平生最出格的事情,但由此得到的回报就是可以寄钱回家还债了。
2005年春节,胡沂汉攒了一万块钱回家,曾经负债累累的他竟然成了村中的致富典型,村民们挤满了他的院子要听城里的事。最后,7个年轻人决意要跟他一起进城当模特,遗憾的是后来大部分人都转了行,宁愿干保安或工,最起码,这些工作说起来靠谱一些。
与胡沂汉的坦荡不同,更多的人体模特都选择让他们的身份处于隐匿状态,甚至是边缘状态……
女模特口述:遭遇性骚扰
我叫邵又佳(化名),今年31岁,曾经有很多的梦想,芭蕾舞演员、影视明星、T形台名模、广告宠儿……我有这份自信,因为有着不错的相貌,我喜欢别人说“她像张曼玉”。
我从职业人体模特做到野模,感触。希望自己终有一日不再需要靠这份“见不得光”的职业为生。
审看很痛苦
我出生在四川一个街头能望到街尾的小镇,大部分的青春消耗在那里,读书、结婚、生子,这种平淡时常让我感到窒息。5年前,我告别丈夫和孩子,来到南京。
我向朋友借了2万元投资了一间服装店。只是我不懂经营,小店很快倒闭。2004年,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当起了人体模特。
起初我是到专业美院当职业裸体模特。面试的感受很难受,五个男的一个女的审看我。先是目测,然后脱去外衣,只留胸罩和裤衩。初审合格后,我被要求换脏兮兮的公用拖鞋,带到里面全身脱光审看,进门的时候,看到走廊里有好几个被淘汰的女孩在哭。
结果是,我被录用了。每天只上半天班,另外每月有八九天休假。学校里上课一小时30元,每月两千多,周末到教授家工作一小时100到300不等,有一次我一下午就赚了1200元。
说到身体的隐私部位,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正面对大家,能看到上身的隐私部位,看不到下身的隐私。背对大家,看到下身的隐私部位,看不到上身的隐私。躺下那就全身“走光”了。
其实,画画和照相一样,要补光。我工作时只有一个聚光灯照着我,皮肤都发亮,很好看的。很多人都以为我们工作时很冷,其实我们最怕热,天冷时,有两个电暖气对着我照,感觉还好;天热时,我们工作时不穿衣服,不能吹风扇,否则会生病的,热也只有忍着。
名字是假的
学校有纪律,师生不准打听我们的住址。不过,我们留在学校的名字都是假的。只有领钱时按的手印,和联系上课用的手机号是真的。
我现在已经不做职业裸体模特了,因为家庭。
我害怕丈夫知道这件事,之前骗他说正在南京一个朋友的化妆品公司帮忙,提成不错等等。但撒过的谎是要记住的,不然就前功尽弃了。我常因此高度紧张,失眠是常事。
我还要说的是,我在当职业人体模特的时候,并没有遭受性骚扰(,),有些老师对我们挺好,每次人体课都安排女生在前面,男生到后面。有时候男学生眼神不对,老师都会婉转地提醒。
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地找过很多广告公司和摄影棚,拍过一些小广告,我都保留着,有时间就翻出来看。
偶尔还是会到美院附近的画室,当个野模,惟一的好处就是时间要自由得多。
当野模就没有那么轻松了,特别是易受到性骚扰。有一次,我到一个画家家当裸模,当我把衣服脱掉后,那画家怎么都不动笔画画,只是让我一个劲地摆不一样的姿势。我看他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足足有20分钟。二话没说,我穿上衣服,甩门就走了。
想远离这种生活,但还要看机会,可机会在哪里呢?
中国人体模特百年
裸体模特中国古已有之,但作为西洋艺术意义上的裸体艺术创作,和与之密不可分的人体模特写生训练手段传入中国,则是20世纪以后的事。
启蒙:一场由人体模特引发的大论战
20世纪初,一些留学欧、美、日的青年学子,把人体艺术连同其教学程式带回中国,开始在美术院校里开设画人体模特的课程。据知名画家陈醉考证,最早的男性人体模特出现在李叔同的人体写生课上,但没留下姓名。而中国第一位女性人体模特则晚得多,而且是一位白俄妇女,1920年才迟迟“诞生”于刘海粟创立的上海美专。
若是仅限于教学,裸体模特可能还不会那么快深入人心。在陈醉看来,人体模特的概念在国人心中扎根还要归功于刘海粟在上世纪初引发的大论战。
从1917年起,上海美专历次举办的成绩展览会,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到上世纪20年代,出现女性人体模特画作时,争议升至顶峰,而刘海粟对手的级别也从教育界人士上升为华东五省联军司令孙传芳和上海县知事危道丰。
刘海粟毫不示弱,从法院到媒体,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眼看唇枪舌剑较量不能击败刘海粟,孙传芳恼羞成怒,密令通缉刘海粟,并交涉封闭上海美专。最后,美专所在的上海法租界领事出面调停此事。在孙传芳不干涉上海美专事务的基础上,刘海粟在《申报》上发致孙的公开信示弱,并付罚款5 0元,用以赔偿危道丰的“名誉损失”。
陈醉认为,这场长达10年的大论战,揭开了人体模特的神秘面纱,并启蒙了“部分国人”对现代美术的观念。
转机:毛泽东的批示
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长期处于内外战乱之中,人体模特艺术只存在于几所美术学校及小部分艺术家的圈内活动中,而美术学方面正面论述裸体艺术和模特问题的著述,更是凤毛麟角。
1949年新中国建国后,由于特定的环境因素,裸体艺术创作样式一度被禁止,甚至被划归黄色一类,即便是世界名画,也不能在国内刊物上发表,人体模特只能在专业院校内因教学需要经特批而存在。
1964年5月,在“四清”运动期间,康生等人在《关于使用模特儿问题》的报告中批示:“我意应坚决禁止,我绝不相信要成为画家一定要画模特。”
3个月后,文化部发出了《关于废除美术部门使用模特儿的通知》。“这对美术尤其油画、雕塑教学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陈醉说。
在这关键时刻,毛泽东就此进行了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模特,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请酌定。”这让“人体模特”的命运终于发生了重大转折。
于是,1965年11月11日,由中宣部转发文化部党组《关于美术院校和美术创作部门使用模特儿的请示》,正式为裸体艺术和模特正名。
好景不长。1966年,“文革”爆发。模特写生立刻也被打入“封、资、修”的行列。“不但真人模特不能画,连石膏像全都被砸烂了。”陈醉说,“以‘文革’为巅峰,中国处于极左的社会环境中,裸体艺术确实遭遇了灭顶的灾难。”
演变:成为一种谋生手段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迎来了宽松的社会环境,也带来了中国人观念上的急剧变化。一些大城市的美术专业院校开始了建国以来首次公开招聘模特。“1985年初,上海戏剧学院公开招聘人体模特时,报名者出人意料地踊跃,不到半天工夫,500份报名表已全部发完。”陈醉说。
不过,第二年就出现了一位19岁的女人体模特因世俗压力太大而被逼疯的事件。然而,“人体模特”风波并没有阻挡艺术学科的繁荣,多本专业著作相继出版。其中,陈醉编写的《裸体艺术论》以累计印刷20万册创造了出版史上学术专著成为畅销书的奇迹,而欣赏人体美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
2002年9月,一个名叫汤加丽的舞蹈演员以公开的身份和姓名出版了自己的裸体摄影集,创造了人体摄影的全国第一。然而,非议也纷至沓来,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纠纷,一时间,汤加丽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媒体称之为“汤加丽事件”。
至此,裸露的人体已经不再是禁忌,人体模特也从一个敏感的话题,逐渐演变成一种谋生的手段。
亲历:大学男生的第一堂人体课
“嗨,你们班那个模特,怎么样啊?”
“长得吧,一般,但身材还是不错的。”
每次上完人体课,美院里的楼道总少不了这样的议论。而每次听到这样的议论,我总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能够早一点上人体课。终于,这一天,来了!
据可靠消息,我们这次一定是个女模特,头天晚上大伙兴奋得睡不着。神秘总是有的,紧张也是当然的,长这么大了,毕竟还没有真正见过女人一丝不挂站在你面前。期待!
第二天早上竟然起迟了。我们同宿舍的几个,早饭也顾不上吃,直奔画室。快到的时候,我看了下时间,7点58分,正正好。画室门上已贴上了写有“人体课,闲人免进”的字条,推门进去,发现老师和模特都还没来,但头排的位置已被其他几个男同学给占了。
无奈,我们只好在后面迅速地搭好画架和画板,固定好素描纸。不一会儿,老师推门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女的,长得很清秀,褐栗色的头发是盘起来的,用淡蓝色的粗皮筋扎着。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中等身高。上身一件宽松的衬衫,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感觉很性感。
老师环视了一下大家,我们也用目光回答准备好了。然后,老师对她轻轻地说开始吧。
她就在墙角的凳子边开始脱衣服,因为没有屏风,她就背对着我们,动作不紧不慢。
她先脱去了衬衫,露出了白色胸罩,再脱去牛仔裤,露出了白色小裤衩,随后放下了盘着的头发,在放下的一瞬间,你能感觉出头发的弹性,披在背上的那一段头发显然是烫过的,有些卷曲。然后,她摘去了胸罩,褪去了裤衩,转身走向工作台,看不出有一点的害羞。
按照老师的要求她摆了一个躺姿。老师随后讲的要求和要点,我压根儿就没听进去,惟一听见的一句话就是“可以走近看细小部位”。
我内心暗暗窃喜,便走向前——
眼前躺着一位正面全裸的成熟女人,对于我这样一个处男,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刚开始那一刻,我感觉喘不过气来。拿铅笔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发抖。她躺在一尺高的工作台上,左腿微曲,右腿伸直着,两腿之间有一个角度,她的最隐秘的私处,暴露无遗。尽管这样,她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眼睛更多时候看着天花板。
她的身材和四肢都很匀称,比例很好,皮肤白皙,手指细长,指甲都仔细修剪过,涂着无色透明的指甲油。尽管躺着,乳房依然很挺拔,小腹也很平坦,没有什么赘肉,毛发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有点发亮。
——真美!
也许是我看得太入神了,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竟然把脸转向我,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她的紧接着的一个微笑,倒是打破了我的尴尬,我也给了她一个微笑。
回到自己的位置,我看看四周的同学,每个人的表情都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教室里很安静,只有铅笔和素描纸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厦门夜生活网  

GMT+8, 2019-4-24 06:32 , Processed in 0.38050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